e293: 花開花落,雨初臨
Tags : Ice_Tea
Accepted rate : 18人/33人 ( 55% ) [非即時]
評分方式:
Tolerant

最近更新 : 2019-07-16 20:38

Content

這是一個某個沒什麼天分的凡人踏上程式之路的故事……

    「欸欸,冰迭,你會不會寫詩啊?」坐在我前頭的千言在玩弄完我的鉛筆盒之後,冷不防冒出這一句。

     我帶著疑惑的表情緩緩地點了點頭,面對她,我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能繼續假裝心不在焉地繼續看那頁已經看了五分鐘的單字,腦中高速運轉著思考怎麼轉移話題。

    「那你都寫怎樣的詩啊?」我停下了手邊的動作,這似乎是一個不錯的切入點。

    「我…..喜歡有關天氣和季節的詩,像今天這樣初春的下雨天,不是很有『情調』嗎?」我刻意強調最後的兩個字,再度趁機嘲笑她的往事,通常此時她就會惱羞成怒,開始極力反駁,我只要接下來都不說話,她就會生著悶氣放棄對話轉回去做她的事,這樣我就可以獲得安寧了。我是永遠不會輸給她的。

     我拿起桌上的水杯,一派輕鬆地喝起水來等她發作。

    「那你……會不會寫失戀的詩啊?」我全身一跳,被嗆了半口水。

    「咳咳咳……」這……我……這甚麼鬼啦!

    「我怎麼知道啦!我又沒失戀過。不對,我沒有開始怎麼會有結束,怎麼知道失戀的詩怎麼寫啦?」我一股腦讓我的想法傾瀉而出,千言的神來一筆真的常常讓我不知所措。早知道一開始就否認,那就沒事了。

    「哦…..那你如果有寫,我要第一個看喔。這樣我才能檢驗你是不是比較有『情調』了。」我看著她笑嘻嘻的表情,嘆了口氣。該死,被反將一軍了。

    「妳是在詛咒我失戀嗎?」

    「反正你也沒機會啊,反正你不是比較喜歡一個人?」她又補了一槍,興味盎然地欣賞著我窘迫的樣子。我盯著那雙嘲弄的眼眸,像是小狗咬了人又充滿無辜地望著你,然而深處卻隱隱湧動著志得意滿的驕傲,令人想要掐死她。

    不過,我隱隱察覺今天的她,有一絲不對勁的情緒。我整理下思路,結合過去的經驗,不消多少氣力就得出了個顯而易見的結論。

    她一定是失戀了。

    初春的雨淅淅瀝瀝地下著,不知是在滋潤花芽,還是在無情地打落初放的花。

//////////////////////////////////////////////////////////////////////////////////

    隔天,我更加想要迴避她了。她拿了一張物理考卷來騷擾我,而我正在為準備下午的數學小考努力啃食著一堆根本看不懂的算式。

  「冰迭,你現在有空嗎?」她不等我回答,已經把她的考卷放到我桌上。

  「妳覺得我現在有空嗎?」什麼時候都好,千拜託萬拜託,現在不要來煩我吧。

   她把頭探過來,「哦,你在算數學喔?對欸,下午要考數學,我都忘了。欸你這顆愛心畫得好可愛喔。」啊啊啊,我的頭要炸了……

  「是說你還要準備喔?我以為你數學很好耶。」再度戳中我的痛點。上禮拜我才考了全班唯一的不及格。

  「妳可以讓我安靜念書嗎?我快緊張死了。」我有些按捺不住脾氣,聲音大了起來。

  「吼唷。那就一題就好,教完我就不吵你了,拜託啦~」她又開始擺出那副表情,睜大她其實很小的眼睛,水汪汪地像要望穿我的心坎似的,無辜得活像隻狗。

   對,最能夠形容她的動物,八成是狗了。

 「好啦。」我無奈地接過她的考卷,仔細研究被她圈起來的那道題。顯然是簡單的等加速度時間差問題嘛。

 「這題很簡單啊,妳就把第一列火車出山洞的時間減入山洞的時間,然後再……欸?」顯然是我過度簡單化了這題。

 「……欸甚麼欸?」

 「……妳給我一些時間,這需要一點計算。」我開始絞盡腦汁,反而忘了剛才還沒解完的那題排列組合。

 「妳看這兩列火車經過同一座山洞,代表他們走的距離差就是兩列火車的長度差,然後一邊是加速一邊是減速,所以他們通過山洞的時間差就是這樣……耶,答案出來了,和正解一樣,這樣妳懂嗎?」我開心地把算式寫出來,轉頭看她。

    什麼鬼,她趴在桌上,哭了……

    我頓時愣住了,轉身去看她的好朋友,結果她給我一個短到可以忽略的眼神交會之後就轉頭去做她自己的事了。這算哪樣子的朋友啊?

    我偷偷瞄著千言,她的淚撲簌簌地掉,我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還是說讓她自己靜一靜就好了?這時候應該給她遞張面紙吧?可是我身上沒帶面紙啊!還是要安慰她啊?是說我有做了什麼惹她不開心的事嗎?

    「欸……冰迭……」她喚了我的名字,頓時感到一陣電流穿過我的身體,不禁全身震了一下。我到底是做了什麼啦…....

    「謝謝你,冰迭。你……你真是……我的救星。我已經沒事了。」她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的頭腦比剛才計算問題時更加混亂,隨著下課鐘響起,她的步伐和我的思緒一起輕輕飄出了教室,溶入了濕漉漉的校園中。

    我望著櫻花在她的身後,翩翩飛墜,然後無聲地黏到地上,把我的思緒,緊緊地黏到了地上。

/////////////////////////////////////////////////////////////////////////////////

    那天下午,因為頻繁切換成她的畫面的不爭氣的大腦,我又搞砸了數學小考。回家的時候,準備要下車時才發現傘忘在了學校,在雨中奔跑著回家,搞了一身溼,簡直是糟糕的一天。到家之後,我跟媽說吃不下,餓了我自己弄些什麼來吃,她也是滿臉憂心地問些我在學校發生什麼,就讓我自己上樓去了。

    我把自己緊緊地關在書房裡,打開電腦,漫無目的地把畫面像下滑,讓他人的生活滿滿地填入自己的腦中。音樂從耳機裡流洩而出,稍稍冷卻了我狂亂的思維。然後,我開始一如往常玩著俄羅斯方塊,一如往常地不停輸掉,一如往常。

    我早就已經習慣了失敗,習慣一個人悲傷,習慣在這樣下著雨的夜裡做著毫無意義的事情麻痺自己的情緒,浪費自己的時間,然後在試圖尋找生命意義的每一天中後悔自己又蹉跎了多少光陰。一直以來,我都是這樣習慣地生活著。

    然而,我總不明白,為什麼有些時候,我更不能習慣別人的悲傷。這有什麼好難過的?我時常這麼想著。然而當我難過的時候,我卻總是能找到一堆理由來合理化我的悲傷。或許每個人的眼淚背後也都有長長的故事,但是那些故事我永遠讀不透。

    畢竟,我總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給自己的失敗找藉口,卻不容許身邊的其他人失敗,更不容許其他人有比我更無助的理由。可是,今天的千言給了我不同的感覺……

    我在她的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同樣背負許多放不下,也沒理由要一直背著的悲傷。可是,她總是能笑著再站起來,告訴她身邊的人她沒事,然後繼續她的旅行。而我,卻總是用無形的牆把自己和別人隔開,等待有一個懂我心情的人來打破這面牆,扶持我繼續走我的路。實際上,往往我誰也等不到,就只是在原地抱怨。

    或許,我也要學學千言,就算背負這麼多悲傷,也不能忘了我自己選的路。

    我深吸一口氣,打開已經有些陌生的小黑窗,嘗試召回我遺失的記憶。鍵盤滴滴答答地敲擊聲,滴滴答答地融入初春夜裡滴滴答答的細雨中,一直到萬物沉睡的午夜。

//////////////////////////////////////////////////////////////////////////////////

    隔天,我看到千言和她朋友聊天時,臉上不再帶有一點陰霾,心底鬆了一口氣。

    她注意到我在看她,給我一個調皮的笑。

    「欸,冰迭,你昨天數學考怎樣啊?」

    我對她的關心頓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想把她捏死的衝動。

    「還算可以啦……」

    「我就說吧!你數學很好的嘛~那你可不可以過來看一下這題啊?」她朝我揮揮她手上的數學考卷。

    「喔,可以啊。」我強裝鎮定。未待我起身,她已經蹦蹦跳跳地跑過來坐在我前面的座位上。

    「請分別列出以下數字的所有質因數……這不是小學問題嗎?!」我懷疑她是在羞辱我還是想確認我到底數學有多差,算了,兩者都一樣。

    「質數是什麼啊?」她歪著頭問我。顯然,她兩者都是。

    「質數就是指大於1的自然數中,除了1和本身之外,不能被其他自然數整除的數。也就是說,質數只有1和本身兩個正因數。」

    「那質因數是什麼?」

    「……就是某個數字因數裡面的質數啊。質因數分解就是把一個數拆解成它的質因數相乘,這個妳應該知道吧?」她如果說不知道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講下去。

    「……這些我都會啊,你是不是把我當小學生啊?」千言用一種看智障的表情看著我。無言了。

    「那妳為什麼要問我啦?」「不行問嗎?」「不是不行……」「那就是可以啦。」

    對於不按邏輯說話的人來說,你是永遠不可能贏的。我只能這樣告訴自己。

    「還有,你不覺得你長得很像質數嗎?」

    「怎麼說?」

    「因為你是把我乘出來的一個不可或缺的質因數啊~」

    「蛤?」這又是什麼鬼啦!

    「那千言妳又是怎樣一個偉大的數,讓我有幸成為妳的質因數呢?」我順著她的話走,想知道她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那大概是這樣了吧……」她拿起我桌上的筆,轉過身去神秘兮兮地,窸窸窣窣地寫了一堆東西。其實老實講,我覺得她有時候也蠻可愛的,尤其是專心做某些事情的時候。

    「噹——噹——」上課鐘響了,不過她好像還沒有要停止的樣子。

    「欸,我發現我實在太偉大了,好像寫不完耶。」

    「那妳寫完再給我好了,寫完我再看。」我開玩笑地回她,她就拿著那張筆記紙回去她的座位了。

    我很快忘了這件事情。這天過得非常順利,回家時我還記得把傘帶著,沿途愜意地散著步,不忘欣賞著初春的雨中穿梭在著溶溶水氣中的繽紛落英。沾濕在地上的花瓣已經半化成春泥,然而枝頭上仍然掛著許多含苞待放的花芽,或許這場雨過後會再有新一波開放吧。

    回到家,我在書包中發現那張已經變得皺巴巴的筆記紙,上面密密麻麻地寫滿了數字,最底下用熟悉的字體寫了一段話。

    「你看,這就是代表我的數字,夠偉大了吧~花了我這麼多時間告訴你我有多厲害,現在輪到你了吧?明天第一節下課來告訴我,你是這個數字的那些質因數吧!By 千言(ps.我是用計算機按出來的,所以我確定這個數字在100以內有哪些質因數,因為你太笨了,所以你也只要告訴我它在100以內的質因數就可以了,夠仁慈了吧b(0w0)d<3 )」

    ……我真的很好奇她是用哪台計算機按出這個數字的。

    正當我準備為這個不怎麼重要的額外作業動工時,手機又響起了清脆的提示音:

    (千言:我後來想想,我的偉大好像有很多種,所以這些也幫忙算吧。)

    接著視窗上出現一本筆記本,密密麻麻地寫滿數字。

    (千言:喔對,你一定要給我一些答案喔,不然你就是笨蛋。)

    我嘆了口氣,打開電腦。剛想重新開始寫程式,為什麼是用在這種地方呢?

    我回想起她白天和我聊天時,那快活的表情,頓時所有疑問都一掃而空。就這樣吧,當作是練習就是了。

    我和千言的故事,就這樣圍繞著飛揚著程式碼與花瓣的細雨,自那逐漸和煦的初春暖暖地開始了。

Input

第1行有一個正整數n,接下來有n行正整數,首位皆非零,位數少於5000位,代表n個千言寫在筆記紙上要冰迭檢查的數字。

Output

對於每個千言寫下的數字,都輸出一行以一格空白分開的數字,由小到大,表示這個數字在100以內的所有質因數。如果這個數在100以內找不到任何質因數的話,就輸出”Terrible Silence...”。

Sample Input
3
1
3
15
Sample Output
Terrible Silence...
3
3 5
測資資訊:
記憶體限制: 64 MB
公開 測資點#0 (10%): 0.4s , <1K
公開 測資點#1 (10%): 0.4s , <1K
公開 測資點#2 (10%): 0.4s , <1K
公開 測資點#3 (10%): 0.4s , <1K
公開 測資點#4 (10%): 0.4s , <1M
公開 測資點#5 (10%): 0.4s , <1M
公開 測資點#6 (10%): 0.4s , <1M
公開 測資點#7 (10%): 0.4s , <50M
公開 測資點#8 (10%): 0.4s , <50M
公開 測資點#9 (10%): 0.4s , <50M
Hint :

30% 的測資 n ≤10;每個數字的位數 ≤ 10

70% 的測資 n ≤ 1000;每個數字的位數 ≤ 1000

100% 的測資 n ≤ 5000;每個數字的位數 ≤ 5000

這題沒有要卡輸入或輸出加速,然後題目不是我想的。

Tags:
Ice_Tea
出處:
[管理者:
mmi366127 (unknown)
]


ID User Problem Subject Hit Post Date
沒有發現任何「解題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