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307: 請讓我留在你的回憶裡
Tags : 字串處理
Accepted rate : 24人/63人 ( 38% ) [非即時]
評分方式:
Tolerant

最近更新 : 2019-07-28 08:41

Content

第一章

睜開眼睛,潔白的天花版映入眼簾,將頭轉向左方,看到的是被吊著的點滴。這只說明一件事。

  「醫院?」我怎麼會在這裡?奇怪了,完全沒有在這之前的記憶。來醫院的理由、怎麼來的,沒有一絲頭緒……

  「為什麼那孩子,小幸她會遇到這種事……」

  「別哭了,妳都這樣了,小幸該怎麼辦?」

  「我都明白,可是,為什麼會是那孩子……」

  我望向右方,房間一角傳來的談話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小幸,那是誰?那裡說著話的一男一女,我也不記得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

   搞不清楚狀況,疑惑接踵而來。而當我胡思亂想之際,兩人總算注意到了醒來的我。

  「小幸!太好了,妳終於醒了。身上有哪裡疼嗎?還好嗎,妳一定嚇壞了吧?」

  「……請問妳是?」小幸?是在說我?她又是誰?看到我有些疑惑的樣子,她露出困惑的表情,但很快又恢復笑容,用溫柔的語調開口「怎麼了?我是阿姨呀,不是常到我家來玩的嗎?」

  「……」看到我沒有回應,她有些焦急,向男性說了些什麼,推門出去了,而男性也用著擔心的表情看著我。

  我很確定,自己不認得他們,可他們似乎認識我。那麼是我本身的問題?不好的感覺從心底升起,此時我才意識到一件重要的事。

  說起來,不只來醫院的過程,平常我是怎樣的人、怎麼度過的來著?我不清楚。

  恐懼襲來。

  我,是誰?

第二章

  「我看看,鉛筆盒放在……果然還是去問一下吧。」我走出房門,壓低腳步聲下了樓梯,當然正常應該是不用如此躡手躡腳的,但我總覺得現在必須這麼做。

  客廳傳來細微的說話聲。

  「吶,你覺得,她真的能好起來嗎?」

  「妳清楚的吧,這事誰也說不準,醫生不也說了?」

   內心受到重大打擊,而產生自我防衛機制,令某段時間記憶空白來幫助患者逃離創傷----我不清楚詳細情況,似乎這就是我失憶的原因。聽說我的父母,在逛街時,被突然衝出來的冤家拿刀刺殺。我因為被護在後頭而毫髮無傷,但後來似乎暈過去了。

  或許是家人的死過於突然,不想相信,我才會封閉自己吧。

  現在照顧我的是阿姨和姨丈,並搬來我家一起住,不是我搬過去,是希望我待在熟悉的家,能更容易恢復記憶。

  我走到一半,停下腳步,又往回走了幾格,輕輕蹲下,背靠著扶手,坐在了樓梯的陰影處----從客廳絕對看不到的地方。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繼續微笑待她,明明只過了三個星期,我卻開始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我很迷惘。」

  「這不能怪妳,她忘了一切,她的一言一行,都和我們所熟知的她不同,我也一樣有些無所適從。」

  「我很心疼那個孩子,她一定也很不安,我也想像以往一樣對待她,可不時就會想“她和幸完全不一樣”,不管如何就是無法習慣。」

  「嗯。」

  幸福的”幸“嗎。

  我悄然起身,再度走上階梯,身後傳來細微的啜泣,我知道自己不能、也不想再聽下去。

  關上房門,靠著門的身體滑落了下來,跌坐在地板上。我知道的,從來到這個家的時候開始,我就明白了。

  路燈發出明亮的光芒,從窗戶看出去的不熟悉的街道也是明亮的。我在漆黑的房間內往右上方看去,那裡是電燈開關的位置,剛來這裡時,因為房間外的牆上便有開關,我試了好幾次,仍不見房間變亮,一問之下,才知道那是舊的,連接它的燈在五年前因為裝修被拆掉了,當然我並不記得這件事。

  我什麼都不知道,關於我身邊的一切,還有我自己本身。我並不是幸,幸是與阿姨的記憶相符的人,我誰都不是。

  沒有能依靠的記憶,當然也害怕、困惑,但我也沒流出一滴淚,是因為我本來就不是該待在這裡的人,我的存在只讓身邊的人難過。

  所以我很開心,他們就算想見到的是幸,也仍努力關心著我,明明沒這必要。我不希望他們為了我難受。

  我知道自己有該做的事。

  開了燈,我走向書桌,上面放著一本日記,並用工整的字跡寫了“幸”。

  我拿起了日記本。

第三章

  「真的不用我陪妳嗎?」

  「放心,我沒問題的。那我走囉。」

  「路上小心。」

  我現在是國二,雖然已開學了兩週,但因想讓我調適心情的考量,延宕了重新上學的時間。雖說阿姨他們有些擔心,但我還是決定正常上學,因為他們或許會安心點,看到我回歸他們所知的常態的話。

  幸的日記寫得詳細,真是太好了,這讓我大致了解了她的個性與交友圈。

  人們希望看到的,是有著共同回憶的幸,只要是認識她的人都不免有這種想法,那麼事情就簡單了。

  我會成為幸,模仿她平時的樣子,是個能不給大家添麻煩的好方法。

  想著這些,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學校,我早已了解過關於學校的一切,因此順利找到自己的班級。

  一踏進去,肩上便感受到一股力道,伴隨著開朗的聲音。

  「好久不見呀,小幸!啊……不好意思,妳不記得了對吧,我是櫻,妳的朋友。」

  似乎已傳達過我失憶的事了。幸的朋友,這麼說起來日記上經常出現她的名字。

  「我知道,之前寫的日記上有妳的名字。」

  「真的嗎?好開心。關於妳的事,那個……雖然我這麼說一定很自以為是,可是我還是希望妳不要勉強自己。」

  「怎麼會自以為是,高興都來不及了,謝謝妳。話說回來,周圍的大家好像都有話想說呢,可以幫我介紹一下嗎?」我露出事先練習好的燦爛笑容。

  「嗯,當然好啊!」

   看著同學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轉為明朗的表情,不只阿姨和姨丈,他們一定也是真心為幸著想吧。

  啊啊,她真的是深得人喜愛呢,真是的,總覺得胸口隱隱作痛。

  人也差不多介紹完後,我感受到一股視線,在人群的縫隙間,我看到了一位男同學。

  他坐在座位上,頭轉向左側看著窗外,但我十分確信剛才視線的來處。他是誰呢?

  看到我看過去的方向,櫻幫我解釋了我的疑問。

  「他是轉學生呢,叫做惠,平常還挺好相處的啊,今天是怎麼了?」

  「……」轉學生嗎,別有什麼無謂的期待才好呀,我。

  「對了,能告訴我平常我是什麼樣的人嗎?想要多記起一些事。」這是我最重要的目的,雖然多少混雜著點謊言。

  「這個嗎……啊!妳很喜歡吃這個巧克力喔,今天我還特別帶給妳呢。」 

  「巧克力?」

  「是呀,妳說就像是因為跨越難關才能體會到幸福那樣,苦澀後才能體會到甜蜜喔,當時我可是笑了半天呢。」

  「幸福?」我撕開了包裝,閃耀著光澤的黑色。

  好苦,哪裡幸福了?

。。。

  學校裡的一天,雖然和轉學生說不上話,但稍微了解了下同學,也大概知道了幸平時的模樣。

  似乎是那種人緣很好,鄰家女孩的感覺。真是的,笑容什麼的,開朗的言詞什麼的,好累呢。

  功課方面我都留有點印象,因此應該應付得了,果然最難的還是待人處事吧。

  我很努力呢。

  這麼想著,我踏上了歸途,是有人邀我一起走的,但我婉拒了,我想我無法若無其事的當幸一天。我連屬於自己的歸處都沒有。

  一走進家門,阿姨立刻跑出來迎接我,關心我在學校的狀況,我用著開朗的表情,述說著今天的一切。

  看到我似乎適應得不錯,她顯然放心了,但不一會又露出嚴肅的表情,我感到不解,但很快便知道了答案。

  「小幸,妳要去參加家人的告別式嗎?」我聽到了最不想聽到的問題。

  說真的,我不想去,我並不記得他們,去了不會有悲傷的感覺,反而還會讓自己的異樣感更加鮮明。但為了阿姨,或其他重視幸的人,為了不讓他們有多餘的擔心,我想我得去。

  「我的話是希望妳去的,畢竟如果看到小幸妳在場,妳健康的樣子,他們一定會比較安心吧。」

  幸是必須去的。

  「沒關係,妳稍微考慮一下吧,當然,沒有人會勉強妳的。」

  「那就請給我點時間吧。對了,我有東西忘在學校,我去拿一下。」

  「早點回來喔。」

  「嗯。」

  當場答應不就好了?

  我再度走出家門,早忘記肩上有書包,就那樣背著。一開始的平穩步伐不知何時,漸漸急促了起來。

  我跑著跑著,不知道拐了幾個彎,在一個公園前停下腳步,想都沒想的就走進去,隨便找了一張椅子癱坐下去。

  反正最後也會答應的吧。

  本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果然還是沒辦法。告別式啊,會碰到很多親戚的吧,一定應付起來很麻煩的。

  「也是呢,才過了三個星期。」

  這樣說的話,我連三週都撐不過呢。

  真是的,之前明明都沒有問題的呀。阿姨大概也很擔心吧,我這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是時候承認了,我比我自己所想的還要不安,從三個星期前的那個夜晚開始。我的身上沒有過一件確定的事物,阿姨所給的溫柔是肯定的,但不會長久停留。因為啊。

  在更加深刻的體認到我和幸的不同後,她的溫柔能如往常般率真而毫無猶豫嗎?不行的吧,這是一種勉強,不管是對她,還是我,因為我不是真正她希望溫柔以待的人。

  我是誰呢?連這個問題都無法自信回答的我。不想讓親近的人難受,只是一部分的理由,如果帶著笑容便能讓我留在這個歸處的話,縱使是虛假也好。

  想讓你們看著的是真正的我,這種話,又怎麼說得出口呢?景色開始模糊。如果是沒有人看著的現在,稍微放縱一下自己,也沒有人會責備我吧?

 

  我才不是幸。

  看著我啊。

第四章

  沒有哭泣的聲音。

  能確認這分情感的,只有眼眶滿溢而出的晶瑩。

  來的時候確認過,周圍沒有人。

  我當然也不想冒著被人看到的風險,之所以不回到房間,是因為我想要一個能冷靜一下的地方,一個別和她有太多交集的地方。這裡比她的房間好多了。

   淚水仍未停止,但是時候回去了,回到「歸處」。

  「終於不是在笑了啊。」一道不熟悉的聲音冷不防打在我心上,我身體一顫,將視線落在一位男性上。

  縱使淚水讓眼前有些朦朧,我仍認出了他,跟我從未說過話的轉學生。

  被看到了,哭泣的樣子,該怎麼敷衍過去……

  「那個,我們是第一次說話吧,在這種樣子下真是抱歉,我……」

  「又打算笑著帶過了嗎?」

  為什麼他會知道……

  「我不太懂你在說什麼。」笑著,我想現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很僵硬。

  他的樣子十分認真,使我感到莫名的恐懼。

  「我很清楚,那是只有想隱藏自己時,才會露出的表情。還是不要這樣扼殺自己的真心比較好。」

  誒?

  什麼意思?

  他憑什麼說出這些話……

  我感覺到有股情感取代恐懼,襲上了我的心頭。

  「我和你根本沒說過話吧,幾乎等同不認識,你又有什麼資格管我的事?」我用連自己也沒想到的冰冷語氣,不帶感情的說著。

  「不是,我……」他瞪大了眼睛,顯得不知所措。

   別扼殺真心?說得可真簡單。我握緊雙拳,明明好不容易才乾掉,雙眼再度噙滿了淚水。

  我笑了。

  「明明什麼也不知道。」冰冷的感覺滑過雙頰。

  拋下這句話,我頭也不回的跑走了。

。。。

  走出公園,向右轉向平整的街道區,目的地是位於這盡頭的一幢獨棟房子。我將鑰匙插進孔隙之中。

  明亮的採光設計,在夜幕悄悄降臨的現在,也漸漸失去它的作用。寂靜籠罩被渲染成夜色的空間。

  我開了燈,走進客廳,將手上裝著晚飯的塑膠袋放在桌上,身子向後倒去,任憑自己陷入沙發的包覆。

  「我都說了些什麼啊……」

  看向桌子,塑膠袋旁是張便條”今天要加班,不回家了,飯錢放在桌上。”是母親的字。

  第一次看見她,心裡有種說不出的不快。聽說,似乎是因父母遇害,她忘記了過去的所有事。

  是個有著標緻臉蛋的女生,她總是笑著,開朗,卻又柔和的笑容十分好看。

  我討厭那個笑容。

  她一天下來都親切的和同學聊天,她也想和我說些什麼,我總是先她一步走離座位。

  太像了。

  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沒想到我這麼沉不住氣,明明打算無視到底的。

  沒想到會目睹她哭泣的樣子。

  話語脫口而出。

  說起來,爸媽後天又要出差了吧,記得這次是一個月?

  一直都是這樣的,從我有記憶開始,一直都是一個人。

  基本上,雙親都忙於工作,並沒有多餘的時間陪我度過,或許是為了補償,在物質上我從未被虧待過。

  上次全家一起吃飯是什麼時候呢?

  小時候,討厭黑漆漆的夜充斥房間,討厭只有我一人的偌大客廳。但只要我不鬧脾氣,懂事的看家,他們就會誇獎我,這讓我很高興。

  他們總會露出抱歉的表情,所以我下定決心,不要讓他們操無謂的心。

  所以我不會哭的。

  門口傳來腳步聲,大概是父親。

  「我回來了。」

  「爸,工作辛苦了。媽說她今晚要加班,不回家了。」

  「是嗎。」果然是這個回答呢。

  我看到父親手中的一大疊文件。

  「還有工作嗎?」

  「嗯,有客戶的委託。惠要早點睡喔。」 意思是要工作到深夜啊。

  夾在文件中的”離婚協議書”。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嘛。

  「嗯。爸也是喔。」我露出笑容。

  夕陽照耀著的身影,看起來是如此纖弱。

  那是很柔和的微笑,帶著些許逞強,更多掩飾不了的無助。

  未加修飾的,真正的她。

  早就忘卻了,我最後露出這種表情,是什麼時候。

  成功拋棄了這分感情,明明應該是這樣的。

  今天的傍晚,跟往常一樣,卻又有些不同。留在漆黑房間的我,和夕陽映照的她。

  回過神時,才發現自己只是注視著她。想看向別處,卻又無法移開視線。

  我知道的,因為我也是一樣的。

  記憶中重疊的身影,她看起來卻是如此美麗。

  一樣的,卻有著最大的不同。令人羨慕的,畢竟我從未做到過……

  如果能說出來的話,會為了我而有不同的結果嗎?

  做不到啊,顯露真實的感情什麼的。

第五章

  「你有什麼事嗎?」為什麼他會在這裡呢?

  「是有點事呢。」他看向前方,看不出心裡在想什麼。

  非常危險,唯一暴露了感情的人,他的那些話使我生氣,卻更害怕。

  不能有更多的接觸。

  但遺憾的是,我現在正和他並肩走在放學的路上,我不希望的狀況,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除我們以外,這裡再沒有其他同學了。

  既然他昨天說得出那種話,我應該也沒必要在他面前扮演幸了。不知怎麼的,與害怕的感情矛盾,鬆了一口氣。

  我裝出毫不動搖的樣子。

  「所以呢,是想繼續昨天的話題嗎?這次又是什麼?」

  我想自己還是有資格生氣。

  「昨天那確實是我不好,我太衝動了,真的很抱歉。」

  道歉了?

  「既然要道歉,請一開始就別開口。」我微微將頭轉向一側,偷瞄著他的反應。

  「的確我不該多管閒事,但那些都是令人厭煩的正論。我想妳應該也很清楚。」

  「……」

  「……」

  「我也有事想問你。」

  確實,他昨天的話說到了我的痛處,所以我反應才這麼大。

  我也失態了,其實,他說的非常正確,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自己,情感和理性總是矛盾的。

  最脆弱的地方被硬生生揭開了,那再正確不過的言詞,撕裂了我平時的偽裝,就連赤裸裸的感情也殘破不堪。

  「關於我的事,你知道多少?」

  可為什麼,他會清楚?

  「只知道妳失憶而已。」

  誒?

  「那為什麼昨天你……難道全班都!」

  那樣的話,我的努力就……

  「我想他們應該沒發現,我會知道,也是因為妳跟我很像。」

  「很像?」

  「我的父母忙於工作,我希望他們能多關心我,看著我,但也不希望因為沒有陪伴我成長,讓他們覺得虧欠我。所以我用笑容掩飾真心。」

  「這樣啊。」可是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因為我們很相似,我想如果是妳的話,應該能懂我的心情。」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向我解釋。

  「有些東西,一個人承擔是會有極限的。」

  他說得沒錯,這就是我出現在公園的理由。

  如果是他的話,不認識「幸」的他的話,在這最後的時光,會不會……

  「我希望有人能看著真正的我。」

  「?」

  「我希望在誰的面前,能不用扮演「幸」,做我自己。所以,讓我們做個約定吧。」

  「約定?」

  「我會看著你,所以請你也看著我吧。」

  「什麼啊,這個約定。」

  「不行嗎?」

  「……說得也是呢,那請多指教了,那個……」

  對了,不管是姓,還是名,都是幸的東西。

  「祈。」

  「嗯?」

  「祈,因為這是我的祈願,作為幸的代替,請叫我祈。」

  「那,請多指教了,祈。」他露出有些調皮的微笑,伸出手。

  「請多指教,惠。」我也同樣伸手,不知道幸也做過嗎,拉鉤。

  「那麼,不遵守約定的人要懲罰喔。」

  「是呢,所以說,請好好讓我的存在留在你的回憶裡喔。」

  「?」

  「大家看的都是幸對吧?此時此刻,明明和他們相處的是我,是祈啊!彷彿無視我的存在似的。」第一次,我說出了真正的想法,明明我知道的,不可以這樣。

  「知道了啦,不用特別提醒也行啊,我明白的。」真是受不了妳呀,這樣說著。

  「約好了喔,謝謝你。」我用輕鬆的語氣回應,臉上帶著真心感謝的笑容。

  真的很謝謝你,這全都是我的任性,所以說……

  對不起。

 

第六章

  「幸和轉學生在交往嗎?」

  「誒?沒有啊,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你們關係不是突然變很好嗎?也常看到你們待在一起。」

  「那是……」

  「幸,放學要一起走嗎?」

  這麼剛好……

  「啊,惠,等我一下。」

  「那我先去門口。」

  「……果然。」

  「就說是櫻誤會了!」我紅著臉。

  是誤會呢,因為只是”約定”。

  他牢牢記著呢,看著我的這件事。

  那我,有做到嗎?說起來,我幾乎對他一無所知,我要注視著的他又是誰呢?

  放學路上的街景,最近總算看慣了。

  「之前,惠為什麼會來找我說話呢?」

  「嗯?不是說了嗎,一個人承受是有限的。」

  不對。

  「還有你說我們很像也是,感覺太過輕率了。你不像是會做出這種事的人。在公園,你從我身上看到了什麼?」

  「……」

「可以說給我聽嗎?我想知道,我能做到的事。」

  我說過自己的事,但他只說過個大概。我想瞭解他……

  「……我喜歡妳喔。」

  「誒?」

  「大概從在公園遇到妳那天開始,我就只是一直看著妳了。」

  「等一下……」

  「我從來都無法在家人面前表露情緒,或說些任性的話,因為這會讓他們困擾的。」

  惠……

  「那一天,妳哭了。我不知不覺就走了過去,那些話,其實是對沒用的自己說的,我把自己重疊在妳身上了,對不起。」

  「我確實和惠很像,所以你不用在意。」

  「不,並不一樣喔。」他搖頭「妳說了吧,”明明什麼也不知道”。」

  「什麼意思?」

  「就算感到生氣,我也是永遠無法說出口的。這就是妳我的差別。我羨慕著妳,然後喜歡上了有著我沒有的東西的妳。」

   聽了理由,也被說了喜歡,可是,開心不起來。 

  「我父母大概要離婚了。」

  「那個……對不起。」

  「為何道歉,這是我的問題。我常常在想,哪怕在他們面前任性一次的話,或許他們會考慮一下吧。」

  我從沒見過如此失落的他。

  該怎麼做?我不自覺伸出了手……

  「別和我一樣,”祈”要實現妳的祈願喔。」

  手默默縮回。

  安慰的話?能為你做到的事?不是連自己都自顧不暇了?

  話語無法成聲,畢竟想不到能成聲的話語。

  到最後,我還是什麼都做不到。

  做不到的話,別多管閒事嗎?

。。。

  讓她擔心了呢。一副失落的樣子。

  雖然對不起她,但我認為現在要問她的事,心情上還是一次解決的好。

  「那麼告別式,妳打算怎麼辦?」

  她的身體頓了一下。

  「我會去的。」

  「這樣好嗎?。」

  「因為,我不做不行。」

  看著她有些逞強的樣子,我在心裡嘆了一口氣。

  她是個溫柔的人,為自己以外的人著想的,溫柔的少女。

  「這是幸該做的事。」

  她將手抵在胸前,頭微微低著。

  「所以我得做。」

  就像是硬要說給自己聽一樣。

  「如果是為了他們,那也是有意義的。」

  「為何要為完全不記得的親戚付出那麼多呢?」

  她轉向我,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容。

  「從我剛醒來,一直到現在,在我身邊的都是他們。明明他們沒必要這樣的。」

  「他們這樣為我付出,我卻不由得自私的想著,怎麼讓他們永遠留在我身邊。真是不應該呢。」

  才不自私。為什麼妳獨獨將自己的付出給忽略掉呢?無數次的責備自己,扼殺真正的心情,把自己弄得傷痕累累的。

  曾想過,約定的意義。她大概也很努力,想卸下背負的重擔吧。

當時的那句話也是,她希望在別人的記憶中能有屬於她的一隅吧。希望在回憶時,不管是歡笑,或哭泣,都能有祈的一席之地。

  只是,到最後,仍會對把別人卷進來感到抱歉,然後責備自己吧。

  所以,剛才對她直說了自己的事。會傷心自己什麼都做不到吧,但這樣子,就會放棄為我擔心了吧。

  不常交流的話,就會變得疏遠,父母想離婚的理由大概也是如此。

  如果我曾哭鬧著讓他們陪陪我,應該會多一點相處吧。

  可事到如今,我也沒那個勇氣。                    

  但跟我不同,能露出那些表情的她,一定能向誰打開心房。然後,不是哭泣,也不是偽裝的笑容。

  說這是強加理想也好,但她或許能見到我所看不見的景色。

  想讓她笑一下。

第七章

  「等一下,你要帶我去哪裡?」

  「去就知道了。」

  這樣說著,牽著我的手十分溫暖,一想到這分溫度終將消散,就覺得胸口一陣疼痛。

  「這裡不是……」

  「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公園。」

  同樣的夕陽在地面灑落溫暖的色調。

  「小時候,爸媽常帶我來公園玩。」

  悲傷的神情。

  「笑鬧著、嬉戲著,是我最快樂的時光。但工作把父母奪走了,即使如此,我仍記得他們聊天時的話語,露出的笑容。」

  「我無法捨棄這些回憶,對我來說,這些都是無可取代的。」

  「我……」

  「妳並沒有任何與身邊的人的回憶不是嗎?妳是為了什麼這麼努力呢,明明得不到回報?」

  不是的。

  「為了那些看著“幸”的人,有必要做到如此地步?」

  不是的,我……

  「幸是會這麼做的。」

  「那告別式,祈要去嗎?」

  「兩者都是我,所以……」

  沒錯,所以說我……

  「妳自己想怎麼做?」

  「……我想留下些什麼。」

  「留下?」

  「用幸的身分也好,祈也好,什麼方式都好,想知道我存在的意義。」

  「……做到了嗎?」

  果然你會這麼問。

  「去了告別式,幸就會留下”讓已故父母和親戚們安心”的意義吧。不是很好嗎,不管是對我,還是他們。」

  「不會後悔?」

  沒辦法嘛……

  「沒有那個資格啊。」非常,細微的聲音。

  「不需要吧,資格。」

  他聽到了……

  「因為,是祈要決定的。」

  「”明明和他們相處的是我,是祈啊”,對吧?」

  我的話語……

  「記得可真清楚。」

  「因為不想被懲罰呀。」

  我……

  「又要哭了?」他笑著。

  心中竄升的溫暖,一定是夕陽的餘熱。

  「這次是你的錯喔。」

  • 我確認了自己的存在。

然後,滿溢的悲傷。

幕間

  女孩蹲在角落,頭埋在雙膝間。一男一女圍在她身旁。

  「我只是想讓大家開心而已。」

  女性抱住她「開心的人,有包括妳自己嗎?」

  「媽媽……」

  「小幸。」男性摸著女孩的頭「妳沒必要為了別人,勉強自己喔。」

  「爸爸……」

  從床上起身,我回想著夢境。

  不管怎麼想,都會認為這是幸的記憶吧。

  公園的那番話,刺激了記憶嗎?

  既然如此,記憶會開始恢復吧。幸回來以後,祈又會怎麼樣呢?

  沒有人告訴過我答案,但仔細想想就能知道了。

  消失。

  「幸回來的話,大家都會開心的吧。」

  反正我遲早會消失,只是早晚的差別罷了,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一樣的淡然。這樣想,沒想到我會再度與他接觸。

  他說自己與我相似時,我很開心,我找到了同伴。

  “如果是這個人的話”不知不覺,發現自己無法釋懷。

  我是為什麼存在於此的呢?如果在最後的最後,有人能看著我的話,那一定會是我的答案。我存在於此的意義、曾站在這裡的證明。

  我和他做了約定,要看著彼此,這是我所抓住的一個希望,然後,我自私的,將給予我希望的他卷進我的祈願中。

  隱瞞了他,利用了溫柔的他,只因為我任性的祈願。

  最後,一切會都與我無關,畢竟那時我應該連罪惡都感受不到,就這樣不留痕跡的消逝。

  從那時起就一直告訴自己,消失什麼的,是沒有辦法的。

  如果他能因我而感到悲傷的話,想到這裡,我竟然感到欣喜。

  如果說,在消逝之前我能夠留下什麼,留下確認我曾經存在的證明的話。

  我將不復存在,而情感將銘刻在他心中,如果是知道真實的我的他,在公園裡勸我別隱藏真心的,溫柔的他的話,一定會一直記得的。

  會因我的消失而傷心嗎?

  明明知道不能這樣想,我卻不由自主的感到安心。

  很過分呢,我。

  那時,我還有說對不起的資格嗎?

第八章

  隔天,我們又到了這個公園。

  「我對阿姨說了,自己的想法。她雖然看起來有點傷心,但還是答應我了。」

  「這樣啊,那就好。」

  得感謝他呢,還有,得說的話……

  「那麼,妳還瞞著我什麼?」

  為什麼……

  「為什麼這麼想?」我露出了笑容。

  「笑了呢。每次要隱瞞什麼時,妳就會笑。」

  「這是我的失策呢。」我無奈的笑了笑「還有哪裡讓你察覺到?」

    「為什麼,妳會主動提出約定呢?明明我們才第二次說話,妳看著也不像那種容易對別人敞開心扉的人,而為親友著想壓抑著心情的妳,也的確不是。那就能合理懷疑,是什麼把妳逼急了。」

  無法直視他的眼睛,我將頭轉向一邊。

  「約定過了對吧,看著我。發生什麼事了?」

  溫柔的語氣,如果依賴那溫柔,一定會很輕鬆的吧。然後,如果直視他的眼睛,那為我擔心的眼神,眼淚會無法停止的吧。

  我又要依靠他了嗎?不是的吧。

  不要哭,別想著依靠。

  最後能為你做的事,我終於想到了。

  「惠知道,要怎麼得到幸福嗎?」

  「?」

  我拿出櫻送的巧克力,遞到他面前。

  「來,請用。」

  「什麼?」

  「請嘗嘗幸福的味道。」

  「?」

   雖說帶著疑惑,他仍吃了下去。

  「好苦!什麼幸福啊?」

  「”就像是因為跨越難關才能體會到幸福那樣,苦澀後才能體會到甜蜜”幸似乎這樣說過。」

  「什麼跟什麼啊。」

  確實呢。

  「我呀,」緩緩開口「認為不只是因為跨越了難關,才體會到幸福的……啊!」

  「怎麼了……嗚!」

  趁他不注意,我將另一顆巧克力丟進他的嘴裡,然後……

  我的雙唇與他的輕輕交疊。

  他睜大雙眼,一副錯愕的樣子。

  「味道如何?」我現在一定滿臉通紅。

  「……吃不出來。」

  「不是說好苦嗎?」

  「太突然了啦,不管是哪個。」

  我開心的笑了。

   「在那時的誰,是讓我能連困難都忘卻的,那樣的助力,所以才能跨越難關。」

  「祈……」

  「才不是沒用呢,對我來說,你就是帶領我跨越難關的,最重要的人。」

  他瞪大眼睛。

  「那時候,我說的話……」他笑起來的樣子非常好看「”能做到的事”嗎,謝謝妳。」

  終於,笑了呢。

  那麼,是時候了。

  「是時候履行約定了呢。」

  「約定?記住妳的那個?」

  「不是喔,」露出燦笑「是忘了我的那個。」

  還記得嗎?

  「”讓我的存在留在你的回憶裡”。」  

  一臉困惑呢。      

  「之前說的,是”記得我”對吧,其實是”忘了我”喔。我就快要消失了呢。」

  「祈……」

  「回憶是會逐漸變淡的對吧?就和我的存在一樣,留在過去。」

  平靜的,卻又波瀾四起的,我的感情,在這之後,也會消逝得無影無蹤,從惠的……

  不要。

  「不會消失。」

  「會的。」

  「不會的!」

  不可以,你這樣說的話……

  「又會在你面前落淚的。」

  突然,他將我抱住,好溫暖呢。

  「記得自己所受過的恩惠,是我名字的由來。妳所給過我的東西,怎麼可能忘得了?」

  「惠……你會為我,感到悲傷嗎?」

  我注視著他。 

  「祈所留下的東西,會一直存在。不是悲傷,不是忘卻,而是回想起時,能不自覺笑出來的美好回憶。」

  我從未想過的答案。

  這樣啊……我……

  「那麼惠,」我擦乾眼淚,離開他身邊「請聽一下,我最後的祈願。」

  「嗯。」

  打從心底的,至今為止最燦爛的笑容。

  「請讓我留在你的回憶裡。」

終章

  在那之後的幾天,我與祈一如既往聊著天,一起放學。

  然後,同樣平凡的一天,沒有徵兆的,她從我的日常中消失了。

  「那個,你是惠對吧?初次見面……還是說,直接說早安比較好?」

  「不,幸同學,”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那我也是,請多多指教,很高興認識你。」

  忘不了的,祈一直都是祈。

  妳所,留下來的東西……

  「今天,稍微跟爸媽談一次吧。」

Input

幸(サチ/Sachi)失去記憶了,頭腦一片空白

請你幫她移除記憶中的空白,找回她的記憶吧

輸入只有一行,含有一個字串 s (|s|<=108)

s 含有所有可印出的字元(包含空白),請你移除其中的空白

移除方式如下:

若連續的空白數為偶數,則全部移除

若為奇數,則移除到只剩下一個空白

Output

移除空白後剩下的字元

Sample Input
  M    y       n  am    e   i        s           S    a    c  h      i    .  
Sample Output
My name is Sachi.
測資資訊:
記憶體限制: 512 MB
公開 測資點#0 (50%): 0.2s , >50M
公開 測資點#1 (50%): 5.0s , >50M
Hint :

fread/fgets/streambuf/read/mmap

測資#0和測資#1是一樣的

Tags:
字串處理
出處:
π [管理者:
314159265358979... (少年π)
]


ID User Problem Subject Hit Post Date
18608
rexwu1104@gmail... (黑雪公主 Black Lotus)
e307
這題錯的原因
248 2019-07-25 20:55